? 许勤华、李坤泽:“文明之问”的反思与重构 - 宠物鼠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酒店 > 正文

许勤华、李坤泽:“文明之问”的反思与重构

发布时间:2019-06-10 10:08浏览量:45

许勤华、李坤泽:“文明之问”的反思与重构

“文明”这一概念由来已久,早在《易经》中就已经出现“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的记载。

随着时代的发展,“文明”的概念也在不断演进,现代汉语的“文明”概念已经完全不同于古代。 关于“文明”的定义众说纷纭:在德国学者斯宾格勒所著《西方的没落》一书中,“文明”(Zivilisation)更倾向于民族共性的外在特性,与重视内在特性的“文化”形成对比;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则将“文明”(Civilisation)定义为“文化财富的总和”;汤因比等西方学者也有着自己对于“文明”的理解。 由于对“文明”概念的理解不同,对“文明”的分类也多有不同:很多西方学者将“文明”进行了二元划分,即“西方”和“东方”;另有学者虽然承认文明的多元性,如斯宾格勒提出了“八个文化区域”,汤因比划分了“28种文明类型”,但他们仍然沿用了“东西方”的分野方式,并且常常夹杂了对于西方文明高于其他文明的先验判断。 现代学者如政治学家亨廷顿依据世界各地的宗教、语言、人种、文化等特征,划分出了8种主要的文明,包括西方文明、中华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和非洲文明,并且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西方文明的“普世价值”对其他文明而言并非“普世”,但他的论述仍然落脚在非西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挑战上,认为西方文明与其他文明之间的关系最终难逃“文明冲突”的结果。

这一文明观仍有浓厚的“西方中心论”痕迹,其对于非西方文明仍有明显的、根深蒂固的成见。

由此可见,虽然对于“文明”的研究数不胜数,近百年来世界各地非西方文明的兴起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但在学术层面,有关“文明”的话语却仍然掌握在少数西方国家和西方学者手中,这就导致了对“文明”的研究整体上带有浓厚的西方色彩。 如果将其他丰富多彩的文明都纳入西方的框架中加以审视,那么,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根植于非西方文明的国家则易于落入西方文明的话语霸权陷阱中。 因此,势必要重新审视“文明”这一概念,提出“文明之问”,以脱离“西方中心论”的束缚,反思“西方中心论”的不足,重构“文明”这一概念的价值。

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分论坛的主旨发言中,笔者用英语就“文明之问”进行了阐述。 然而这种层级式的文明观早已不合时宜。

世界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国家属于传统的“西方文明”,更多国家是根植于当地独特的文明而建立的,即使是曾被西方长期殖民的地区如拉丁美洲、非洲等,也纷纷在自身的历史土壤上演化出独特的文明形态。 文明的类别如此丰富,这种百花齐放的多样性正是文明的魅力所在。 如习近平主席所说,每种文明都有其独特魅力和深厚底蕴,都是人类的精神瑰宝。

各不相同的文明之间并不存在高下之分,西方式的“文明傲慢”以自身为先进标尺,要求其他文明削足适履,不仅对非西方文明十分不公,更背离和危害了人类文明多样性这一基本属性。 不可否认,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每种文明都经历过繁荣和衰落,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总有个别文明的影响力更加强大。

但这并不能作为文明“先进落后”之分的理由。

一方面,兴衰起落是文明本身内在的属性,将人类文明放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来看,相对于每种文明历久弥新的独特文化底蕴,其一时的兴衰对人类文明史的意义可以说微不足道;另一方面,由于不同文明的源流不同,所处环境和发展轨迹不同,并不存在放之四海皆准的所谓“文明标准”,这更说明了文明之间关系的基本属性是平等的而非层级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任何一种延续至今的文明都如海洋一样汇集着四面八方的水源,才保持其活力与魅力。 每种文明发展至今,相比于文明演化之初都大有不同,这正是该文明的一代代成员不断推陈出新、吸收自身和外来新的文化成果的结果。 这种发展非但不是对过去的背叛,反而是对文明本身价值的尊重和发扬。 因为文明本身就带有包容的属性,每一种文明最初都是由不同的人群聚集起来,相互包容、共同发展,继而不断吸纳更多不同的人群创造出来的。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今天多样的文明。

对每种文明来说,根植于本文明传统的文化宝藏和在文明发展过程中不断吸收改进的文明成果同等重要。

每种文明都有其内在的不同于其他文明的特质,如同文明的根基;而文明的大树想要枝繁叶茂,就需要不断地吸收来自外部的光热和水源,才能获得不竭的发展动力。 历史的经验证明,封闭的态度是文明发展的大敌,固步自封正是滋生傲慢与落后的土壤,只有时刻保持对内对外包容的心态,这种文明才能应对不断出现的挑战,让自身永葆青春。 尤其是在跨文明交流日益密切、越来越多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与新挑战不断涌现的今天,对文明包容性的要求更加凸显。 没有任何一种文明可以抗拒交流互鉴的大势,同时,仅仅依靠任何一种文明的能力和智慧都不足以应对所有问题和挑战。

在这种形势下,文明的发展更需要以包容的姿态广泛吸纳各文明的精华,融合各文明的力量,才能共同战胜困难,共同实现发展进步。 到了现代,中国文明、印度文明等古老文明在深入发掘自身文明潜力的同时,通过不断引进其他文明成果并加以本土化,重新焕发出生机。 拉丁美洲地区则将外来文明与本土文明相结合,孕育出了独树一帜的拉美文明。 开放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是不同文明中每一个组织和个体的需要。 全球化的今天,各文明之间开放的交流、互通有无的关系让文明中的每一个组织和个体都受益,即使是最普通的个体在生活中也在享受来自多种文明的产品,获取来自多种文明的信息。

这种关联在全球化的浪潮下日益加深,为每一个文明及其成员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也进一步证明了没有任何一种文明能够孤立地存在于世界上。 绝大多数文明都认可开放对于文明发展的关键意义,并且乐于不断地扩大开放,增进文明间的沟通与交流。

开放理念本就深深镌刻于文明的基因之中,也是文明内生的发展动力。

对于任何一种文明而言,只有通过交流互鉴,不断吸取其他文明的优势,弥补自身不足,才能生生不息。

然而,时隔20多年,亨廷顿所预言的文明冲突虽然在部分地区有所体现,但从未成为居于首要地位的冲突方式。

相反,部分政客对“文明冲突论”的盲从与利用,反而制造了文明间的矛盾。 这正说明,文明之间关系的主流仍是合作,而非竞争乃至冲突。 文明不同于主权国家,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和指标加以划分,并不存在其他领域常见的泾渭分明的竞争,更没有任何一个指标体系能够描述文明之间的所谓竞争。

尽管文明之间并非总是和平共处,但合作始终是文明间关系的主流。

文明间合作的例子数不胜数,从绵延千年的东西方贸易交往到文化上的交流互鉴,文明间的合作推动着人类社会不断向前。

即使以主权国家作为文明的代表来看,仍然无法改变文明之间以合作为主旋律的事实。

一方面,当今世界的复合相互依赖程度前所未有,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融入了全球政治经济体系,各国各领域间的合作在数量和深度上都使得国际合作成为了无法取代的必需品。

在这种复合相互依赖中,各国政府、企业、组织和民众也大多从中受益,这种合作符合各国乃至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另一方面,在全球化的大势下,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等全球性问题日益凸显,逐渐动摇了国家间议题的绝对主导地位。

这些全球性议题已经超出了单个国家乃至文明所能应对的区间,必须依赖于各文明间乃至全世界的通力合作。 在众多全球性议题面前,国家间的竞争已经居于次要地位,更重要的是如何弥合各国间的分歧,实现跨国跨文明的合作,以应对共同的威胁。

    上一篇:中国移动混改势在必行?联通模式or电信模式尚有争议 下一篇:《又见敦煌》导演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