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户籍地派出所非法跨省绑架回区精神卫生中心 - 宠物鼠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酒店 > 正文

我被户籍地派出所非法跨省绑架回区精神卫生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11 15:31浏览量:45

我被户籍地派出所非法跨省绑架回区精神卫生中心

  关于我的摔断三根肋骨的经过。

我在四川雅安市住宿,晚九点洗完澡出卫生间时不幸滑倒,后背正好撞在卫生间门槛边上导致撞裂三根肋骨!当时根本无法爬起来,只能呼叫救命,不久服务员就来了,看我不能动,就叫了救护车,用单架从五楼抬到救护车上,送到骨科医院救治,她们看我没人照顾,就帮我找了护工,治疗照顾了五天,我觉得能够动了,就要求出院,然后回到那旅店养伤,因为没有人照顾,也没用什么药和位置固定,所以一个月都没有接起来的迹象,旅店老板就和商量一次性补偿点让我离开那里,后来我就同意了!自己又去了中医院看门诊,这次医生给我敷了药还让我用绑带固定。

我了解了一些养伤常识,认为夏天必须去北方干燥凉爽的地方养伤才康复的快!于是我决定自己坐飞机飞到了熟悉的五台山周边!  我一个人带骨伤做飞机,机场安检工作人员知道我情况后让我走快速通道,还夸我骨折了,还能一人坐飞机很坚强。   我到地方后在那里二个月,三根肋骨已经接好二根,还有根因为间隙大没有接好!就在那里呆第三个月时,我户籍派出所的便衣来抓我了!说我必须回去,反抗的话就绑我回去!那时我的骨伤还没有完全接好,正处关键时刻,如果动作稍大已经接好的两根肯定会再次断裂!我知道只有按照他们去做,否则骨伤不可能痊愈,很有可能造成身体伤残!  这次强送院的送收治单里,有区公安治安部门,当地派出所,镇政府图章!!!我了解到这一事实感到很恐惧!!  我犯了什么法?在我养伤期间来远程抓捕?在回老家期间,这四个派出所便衣只是说带我回去,要和我家人一起商量如何解决我的事。

结果一到老家,刘伟平警察就让我上了他的面包车,直接送到区精神卫生中心。

当到达时,我要求等一下家人,来了再说,他们坚决拖我上五病区。 我因为骨伤无法反抗,所以只能到了五病区,一进门护士要求把我所有东西都拿出来,然后就送进了观察室黑屋,几分钟后,前妻和小孩也到了,要求放人,刘伟平坚决不同意!前妻也非常愤怒,对刘伟平发火了!但已经无济于事。

  2010年刘伟平警察以及居委会等以欺骗的方式也想关我到老的区卫生中心,被前妻制止,没有非法关成功。

所以后来我彻底长期离开老家,出家了!  我的被套路,缘起2008年,先以解决我经济困难为诱饵骗我是做成重残,然后因为和邻居发生噪音纠纷,摔了东西,被派出所强制送卫生院,在里面主任医生也认为我没有什么病,因为重残和摔东西才强制送入,原居委会书记也说我没有病,就是要惩罚我一下!该院院长也说以后这里不收我。 事实上在里面只吃了调节情绪药物。

出院后我根本不吃药。   这次更绝在我骨折养伤期间,绑架我。 法治社会,即使被扣帽子的也有相关法律,为什么,他们敢知法犯法,执法违法呢?我以前一直在说,我被扣帽子是套路结果。 现在用他们的行动证明一切。 实在太可怕了!  原来的医院和这区级医院还不同,有许多都是重病人,管理非常严厉,条件还不如原卫生院。

对身体的伤害非常明显。   我转到七病区后,晚上房间灯也不关。

说是为了病人的安全。

  饮食三餐吃的很简单。 早上都是稀饭一点咸菜,中午肉加点蔬菜,晚上也如此,荤食质量很差,我都吃不下去!护士们看着不吃也不行。

每个月要体检一次,抽血是必须的,三罐血五罐血隔月交替。

  完全是封闭的环境。

活动室、理疗室、睡觉的地方都是室内,永远没有和外界接触的机会!  综合上述原因,大多数病人一年后都患上了一些身体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等,我在里面半年,胆囊息肉、前列腺增生等都出现了!脂肪肝也更严重了。 出院后眼睛也出现问题。 这个地方比之卫生院更可怕,对身体催残更严重。 管理模式和监狱非常类似,虽说是治疗的地方,但明显带有惩罚性的模式。 所谓治疗周期很长,比之原卫生院更难出院。

我能够呆半年出院已经算是很短的周期了!因为我没有服用药物。 我母亲的竭力要求放人。 本来三个月都可以放人了,但派出所不同意,甚至他们要求关个几年再说!!  没有吃药,在里面表现也没有问题,医生都说随时可以放人,就是要通过派出所同意!!  真不明白这是监狱还是治疗的医院了!!所以我是明显被关黑监狱了!  监狱需要法院判决定罪,精神病院也要符合相关法律条文才能强制收治。

这些特权已经不讲法律,随便可以绑架限制人身自由,这是最恐怖的地方。

    上一篇:聚焦世界无烟日:这些控烟“死角”谁来管? 下一篇:环球时报社评:歇斯底里的班农煽动美国陪他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