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你真走运,居然也发现了改运的秘密 - 宠物鼠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酒店 > 正文

今天你真走运,居然也发现了改运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6-13 15:40浏览量:132

今天你真走运,居然也发现了改运的秘密

  我和石老师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身上有伤,暂时也没法离开。

石老师称得上是家破人亡了,所以当他听到道长下的逐客令,也一时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凝结,我们都没有说话,互相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心里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和道长说,一件事是那个和嗜血纳魂钉一样的钉子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的就是崇寅道长说的他和金玄道长曾经见过的那个剧毒无比的钉子;另外那个东西被我埋在土里将来会不会出事;还有就是为什么我闻了那根钉子以后只有晕倒而并没有死掉,那么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再有崇寅道长的铠甲也被盗了,而那个偷铠甲的人可以用手或者爪子破了崇寅道长的箱子,功力是非常深厚的,这个崇寅道长也说到了,这也是我们匆忙离开的原因,那么金玄道长会不会知道对方是谁;还有就是那天晚上袭击崇寅道长的那个人似乎穿的什么铠甲,身体那么壮,不像正常人,而且眼睛里只有眼白,这么恐怖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现在能想到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光头佬的哥哥被崇寅道长用药放倒以后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石老师在县里得罪了光头佬兄弟他还怎么再混下去?不回县城他还可以去哪里?我心里有这么多的事情想和金玄道长说,他怎么就走了呢?他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和我们说?他真的好奇怪。 一句就此作罢就把这件事给结束了,但是我们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的坦然面对?我得找金玄道长好好问问。 想到这里,我就要下地,但是当我的伤口又在一瞬间开始疼痛我才想到我现在是伤员,要好好休养,我只得也就先暂时放下这个念头而后又看了石老师一眼然后躺了下去。

  石老师对着我张了张嘴,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然后头一低就坐在了床边。 在这里,石老师还能暂时忘记家里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让他回家去,他回去能做什么?家也没了,女儿也死了,老婆也跟人跑了而且似乎还疯了,而他也不可能再去学校教书了,首先光头佬就不会放过他,而且他的个性那么古怪,走到哪里也不会有人喜欢他,所以真的应了那句话“天下之大竟然没有他容身之所了。

”我这里还要养一段时间,而我想金玄道长很有可能在我和他说石老师的梦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崇寅道长的情况,所以当我和他说到石老师的梦时,他并不惊讶,而且告诉我他早就派人去找他的师兄来帮他处理这件事,那么也就是说无论这件事情到底怎样了金玄道长都没有再打算让我们插手,虽然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有可能在关键时刻拖他后腿,但是崇寅道长是因我们出的事,所以,不论金玄道长面上怎么说,他的内心一定无法原谅我们,即使有着爷爷的那层关系,我们也是非常理亏的,因此我们也无法再要求什么。 能救活了我和石老师还能让我们在这里修养了这么久,金玄道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想到这里,我知道我心中的那些困惑对道长说了也对于整件事情于事无补,只能增加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那么我也只能静观其变,过几天看情况再做打算了。   接下来的十多天,我的身体在一天天的恢复中,道长每天都会来看我,但是时间很短,大概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就离开了,而道观里为了我的恢复也专门为我多做了很多种的素菜和一些道长自己制作的丹药,我每天的安排就是吃饭吃药运气打坐和看石老师,因为自那天开始,石老师再也没有去练功,除了睡觉就是坐在我的身边,有时看我有时看天,他的话少了,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我也知道他的烦心事,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置石老师,我有想过带他回我那里,有天我也问过他,但是他却不愿离开故土,说生于斯长于斯,即使家不在了,他也不想和我一起去我那里,他觉得他不习惯寄人篱下。

我说哪里有什么寄人篱下,只是想让你离开伤心地重新开始。 但他还是拒绝了我。

这几天随着我的身体一天天转好,我离开道观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了,我和石老师虽是陌路,但是我们后面一起经历了生死,我救过他他也救过我,所以我们的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那么就从这一点上说我对他未来的去处就负有责任,因为谁也不会任由朋友无家可归还陷入危险之中而不顾,但是我又劝不服他,而我身体好了也不会再留在这个县里,我还有父母和朋友要照顾,金玄道长那里也不会给我太多时间去考虑,所以我现在为石老师的事情每天焦虑重重。

  我在道观里给我送饭的人来了的时候每次都会问起崇寅道长的事情,但是对方总是笑而不答,而其他的人我也看不到,我叮嘱石老师出去问问,但是他也总是碰一鼻子灰回来,好像整个道观的人都不愿意和我们多交谈。

而且还有一个说来奇怪但是也不奇怪的情况发生,就是道观里的道士越来越少,甚至有一天有个专门负责迎客的小道童来给我送饭,我有些诧异,这道观里的人呢?以前见过的人一个都看不见了,都干嘛去了?被派去外地了?道观里的道士说起来虽然不少,但是真的能派出去打探消息或者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人也是有数的,不是谁都有资格和能力去的,而且最近五天我也没有看到金玄道长本人,他又去哪里了?他不是说他承诺过不能下山的嘛,难道他违背誓言也去了外地?我也知道问其他人是问不出答案的。

我的身体虽然恢复很多了,但是依然不能多走,走得多了就会胸闷气紧心跳的和打鼓一样,蓬蓬作响,所以我只会在我的房间外面的院子里走动,晒晒太阳,和石老师闲聊几句,这内伤可真难好啊!  又过了二十多天,我的身体基本复原了,这其中有我自身身体素质的原因,而更重要的是道观里一直给我服用的一些由金玄道长亲自做的一些丹药帮我尽快的恢复,我还感觉这次恢复以后身体的各项机能有很显著的提高,就连我的肺活量都惊人的大涨,在水中憋气可以达到两分钟,这对于原来的我在水里只能呆三十秒来说真的是大进步了。

而且我的灵力似乎也有很大的提升,我可以更多地感受到更多来自道观外飘飘荡荡的灵魂发给我的信息,那些有关他们的前世今生的故事以及他们未完成的心愿。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了石老师,但是他也没有太多反应,最近的他越发沉默了。 他几天前说他又梦到了他的女儿,她很快乐,但是他依然放不下她,他觉得是他的责任才让她出了事,才让她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我劝他不要多想,但是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总是一个人站在一旁喃喃自语,我觉得石老师这个人完全变了,变得我不再熟悉了。

    上一篇:人民网“人民品牌战略”系列活动正式启动 下一篇:泰信锐联基本面400指数分级基金B类份额溢价风险提示的公告